中國學術雜志網

空運后送人員對安全文化的調查研究

 論文欄目:安全文化論文     更新時間:2019/10/1 16:38:39   

[摘要]目的分析我國空運后送人員對患者安全文化現況及影響因素,為空運后送過程中患者安全管理提供參考依據。方法采用漢化修訂的患者安全文化問卷(PSCHO)于2018年9—12月對軍隊醫院6支空運醫療隊及相關人員共77名進行問卷調查,采用EPidata3.1建立數據庫并進行數據雙錄入核對,應用SPSS23.0軟件對研究結果進行描述性統計分析及單因素方差分析。結果空運后送人員在8個維度總體得分為(4.19±1.05)分,其中不安全行為(3.91±1.19)分、上級重視(3.79±1.09)分、心理安全(3.60±1.19)分、主動報告(3.32±1.23)分,4個維度得分相對較低。不同年齡、學歷、職稱、工齡、是否參加理論培訓的人員的患者安全文化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在不同年齡、學歷、職稱、工齡、是否參加空運后送安全培訓的人員間各維度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結論總體患者安全文化為中等偏上水平,心理安全、主動報告和上級重視3個維度總體得分較低,各級領導應加強重視,加大空運后送人員心理培訓力度,幫助其克服“羞恥感”“責罰感”等負性心理,建立差錯事故主動上報系統,并對影響患者后送中的安全相關因素制定相應的改進措施。

[關鍵詞]患者安全文化;空運后送;安全管理

空運后送以其快速、高效、舒適、不受地理環境限制等優勢在創傷急救系統中發揮著重要作用[1]。然而,由于時間緊任務重、機上資源有限、飛行環境以及患者病情變化多樣等諸多因素,其安全性問題相對于住院環境更為復雜[2]。針對空運后送患者安全及后送人員對患者安全文化的研究十分有限,文獻[3]安全的焦點主要集中在飛行操作方面,而不是醫療護理方面。2003年,美國學者Singer等[4]首先提出醫療機構安全文化,2008年陳方蕾等[5]引入安全態度問卷(safetyattitudequestionnaire,SAQ)至今受到持續關注,但SAQ僅立足于評估醫務人員的安全態度,并非針對安全文化進行測評。而本研究采用由美國波士頓大學[4]研制,許璧瑜等[6]漢化修訂的醫療保健機構患者安全文化測評量表(patientsafetyclimateinhealthcareorganization,PSCHO),該問卷可用于衡量所有不同類型的醫護人員和多家醫院的安全文化,并在醫療機構廣泛應用。本研究旨在調查我國空運后送人員(包括醫生、護士、衛勤管理人員、機組人員、航空工程師)對安全文化的自我認知、工作態度、信仰和文化可能會影響患者的安全。探討目前空運后送中醫護人員對患者安全的關注度,為空運后送管理者客觀地了解目前患者安全文化現狀并為其指定改進措施提供參考依據。

1對象與方法

1.1對象

于2018年9—12月采用便利抽樣,選取軍隊醫院6支空運后送醫療隊員及相關人員進行問卷調查。共發放問卷80份,回收問卷80份,回收率為100%,有效問卷77份,有效回收率為96.25%。男42人,女35人;年齡:≤30歲10人,31~40歲45人,41~50歲20人,≥51歲2人;類別:護理人員27人,醫療人員36人,管理人員4人,科研人員7人,機組人員3人;職稱:初級8人,中級55人,副高及以上14人;學歷:大專7人,本科45人,碩士及以上25人;工作年限:1~<3年4人(3~<5年2人,5~<10年7人,10~<20年50人,≥20年14人;接受過安全培訓37人,未接受過安全培訓40人。

1.2方法

1.2.1患者安全文化測評量表采用PSCHO問卷,總量表Cron-bach'sα系數為0.906,8個維度的Cronbach'sα系數0.634~0.871,具有較好的信、效度。運用Linkert5級評分法,正向條目按非常不同意、不同意、中立、同意、非常同意依次賦值1~5分,反向條目依次賦值5~1分[5]。各條目及維度均計算積極應答率=積極反應數/應答數×100%,75%及以上為優勢區域,50%以下為待改進區域[7]。1.2.2調查內容在醫院護理部負責人的協助下,現場發放并回收問卷。本問卷由2部分組成。①被調查者基本資料:年齡、性別、學歷、醫院、從事工作、技術職稱、工作年限、曾參加過醫學救援及演習的情況、是否接受過空運后送患者安全相關理論培訓等。②調查內容:問卷共有38個條目,由團隊氛圍、安全資源、溝通與協作、害怕受羞辱、不安全行為、上級重視、心理安全、主動報告共8個維度構成,涵蓋組織、團隊、個人3個層面。

1.3統計學處理

經專人審核,剔除不合格問卷(基本資料缺失、問卷作答不全)。合格問卷由調查者統一編碼,采用EPidata3.1建立數據庫并進行數據雙錄入核對,應用SPSS23.0軟件對數據進行統計分析。計數資料以率(%)表示,計量資料以±s表示,利用單因素方差分析對人員類型、年齡、學歷、職稱、醫院、工齡、理論培訓次數等分類變量之間的患者安全文化差異進行分析;以P<0.05為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2結果

2.18個維度積極應答率

空運后送人員患者安全文化總體得分為(4.19±1.05)分,表明總體患者安全文化水平為中等偏上水平,其中團隊氛圍得分最高,主動報告維度得分最低(表1)

2.23個層面下的得分及積極應答率

組織層面涵蓋安全資源、上級重視2個維度;團隊層面包括團隊氛圍、溝通協作2個維度,其積極應答率84.53%,較其他2個層面高;個人層面包括害怕受羞辱、心理安全、主動報告、不安全行為4個維度,積極應答率偏低(表

2.3患者安全文化待改進的條目

患者安全文化待改進條目共5條,N27積極應答率最低(32.47%)屬心理安全維度,N28屬于上級重視維度,N36、N37、N38屬于主動報告維度(表3)。

2.4影響患者安全文化的相關影響因素

變量資料服從正態分布采用單因素方差分析,比較各因素對患者安全文化的影響。結果提示,害怕受羞辱、不安全行為、心理安全、上級重視4個維度的患者安全文化在不同年齡人員間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害怕受羞辱、不安全行為、心理安全3個維度的患者安全文化在不同學歷人員間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團隊氛圍、溝通協作、不安全行為、心理安全、主動報告5個維度的患者安全文化在不同職稱人員間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安全資源、害怕受羞辱、不安全行為、心理安全、主動報告5個維度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溝通協作、主動報告2個維度的患者安全文化在是否參加空運后送安全培訓間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表4)。

3討論

3.1患者安全文化總體上仍有可提升空間

本次調查中,空運后送人員對患者安全文化總體上較積極,這與國外相關研究[8]結論一致。不同人員類別的患者安全文化總體得分上差異無統計學意義。團隊氛圍、安全資源、害怕受羞辱、溝通協作4個維度得分相對較高。而團隊和組織層面積極應答率較高,而個人層面積極應答率較低,特別是主動報告維度。“面子觀”是亞洲社會交流過程中比較重要的原則之一,中國臺灣的醫務人員也許在報告患者安全事故中害怕失去面子從而降低了患者安全事故的報告率[9]。員工隱瞞錯誤不上報,造成信息不對稱,系統安全鏈被切斷,阻礙了醫療護理質量的持續提升[7]。日本雖屬亞洲國家,但在過去的10多年里,幾乎所有的醫院都建立了患者安全文化報告系統[9]。因此,建立差錯事故上報系統很有必要。心理安全維度總體得分也較低,傳統觀念以及負面心理不利于醫療護理差錯的分享,應該加大心理培訓力度,幫助員工克服“羞恥感”“責罰感”等負性心理,使員工能自由發表患者安全相關問題、分享錯誤事件,防止差錯重復發生。

3.2加強空運后送安全相關培訓

調查顯示,接受空運后送安全相關理論培訓的人員僅占48.1%(37/77),且大多沒有科學、系統、全面的學習。國內護理專家雖已通過飛行護士專業化培訓內容需求調查,積極開展有關飛行護士核心知識體系和培訓課程體系構建研究,為飛行護士的能力與素質的培養提供了可供參考的資料[10-12],但針對患者安全管理方面卻少有涉及。發達國家如美國,空運醫療后送安全管理方面給予了高度的重視,在飛行護士的課程和考試大綱設置了安全專題[13-14],以提高空運后送過程中的護理安全。德國和日本建立了航空醫療模擬訓練系統,旨在為空運后送醫護人員提供有益的培訓工具,減少因人為失誤造成的醫療事故[15-16]。因此,成立空運后送專職安全管理機構,定期舉辦空運醫療安全培訓班及講座、編制正規的教材,并加強新入職人員的培訓工作,應多提供模擬實戰演練的機會,為空運后送人員提供科學規范的學習途徑,提高安全意識,確保后送任務安全高效的完成。

3.3加強各部門溝通協作“溝通”被認為是許多安

全問題的核心,并被作為一些問題的解決方案。國外多項研究也顯示,空運后送人員的因溝通問題而出現差錯事件[17]。空運醫療隊員和應急航空醫學支持系統人員對彼此的任務缺乏了解,醫師和機組人員之間針對患者狀況和飛行準備情況的溝通不足等[8]。本研究中,溝通協作在學歷、職稱、年齡、是否有理論培訓差異均有統計學意義(P<0.05)。從個人到組織層面,缺乏溝通對空運后送安全產生了負面影響。空運后送人員應相互學習與交流、出現問題主動尋求幫助,上級領導也應重視保障醫療資源配置充足和設施的完備,尋找安全和效率的平衡點,最大限度保障空運后送中患者的安全。

3.4規范空運后送安全管理,防患于未然

調查數據顯示,在轉運過程中空運后送人員的患者安全文化受到人為因素、經驗和培訓、溝通和組織協調管理等影響。飛行中的環境變化,使得醫療護理工作復雜多變,患者病情也可能隨時發生變化。預見性的考慮患者所有可能發生的病情變化和需求,是確保安全運送的重要能力之一,這對于缺乏經驗和臨床應變能力醫護人員來說是比較困難的。所以,上級管理部門和組織應加強對安全管理的重視,利用風險防范管理工具,前瞻性的分析空運后送過程中可能發生的安全相關問題,對這些問題進行原因分析,并進行改進、優化現有的管理流程。同時,加強空運后送醫護人員基礎知識和安全意識,同時強化醫護人員的實踐技能,組織參加實踐模擬演練,在實踐中積累經驗,以應變各種突發的情況。

作者:何君梅 蘇迅 王君 沈煒 蘇楠 畢芳芳 代鳳

學術網收錄7500余種,種類遍及
時政、文學、生活、娛樂、教育、學術等
諸多門類等進行了詳細的介紹。

安全文化論文
@2008-2012 學術網
出版物經營許可證 音像制品經營許可證
主機備案:200812150017
值班電話
0825-6697555
0825-6698000

夜間值班
400-888-7501

投訴中心
13378216660
咨詢電話
唐老師:13982502101
涂老師:18782589406
文老師:15882538696
孫老師:15982560046
何老師:15828985996
江老師:15228695391
易老師:15228695316
其它老師...
咨詢QQ
89937509
89937310
89903980
89937302
89937305
89937307
89937308
業務
綜合介紹
在線投稿
支付方式
常見問題
會員評價
官網授權
經營許可
關于我們
網站簡介
版權聲明
友情鏈接
人員招聘
聯系我們
三分赛车计划软件免费版